信用卡审批被指“放水”?浙江稠州银行回应暂


更新时间: 2021-09-24

  近日,《中国经营报》记者注意到,多位用户在某论坛上对浙江稠州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稠州银行”)信用卡审批“放水”,尤其是存在较多网贷借款的申请人亦能成功“下卡”。

  针对稠州银行信用卡审批条件、如何把控贷后风险的问题,该行方面回复表示:“目前我行相关系统正在维护升级,因此暂停信用卡申请通道,待我行系统顺利升级完成,我行将会重新开启对外申请渠道。”

  事实上,在信用卡行业逾期金额上升的行业背景下,多家银行信用卡中心采取下调额度、定期风控、贷后端口前置等策略。某国有银行信用卡人士坦言:“对于银行而言,最重要的还是风控能力和风控技术。在经济周期下行环境下,风控能力弱的、风控技术差的银行,信用卡业务风险将会释放得更多。”

  “已有15银行16张,申请(稠州银行信用卡)的时候感觉希望不大,没想到下卡额度三万。”某用户在信用卡论坛里分享申请稠州银行信用卡的经历。

  另一用户也分享了“成功下卡”的经验之谈。“2021年查询超过50次,网贷账户无数,就一张某银行的信用卡,一直是空卡,两年就没有过临额,借呗金条周转金通通没有。2月8号网申稠州(银行信用卡),查了征信,批卡2万额度。”

  记者梳理发现,由于其审核条件较为宽松,稠州银行信用卡申请引发较大关注。有用户表示:“稠州银行这次是‘大水’,毕竟是小商业银行信用卡业务也不成熟。别的风控严的银行,只要3个月内查询(申卡、贷款)次数超过5次,直接系统挂了,所以,抓紧申请(稠州银行信用卡)。”

  那么,稠州银行信用卡审批是否如申请人所言“放水”?银行如何把控后续风险?对此,稠州银行方面回复:“我行信用卡业务是新生业务,从2020年11月初开始对外试发卡,截至2月末透支余额约1900万元,不良金额为0。目前我行相关系统正在维护升级,因此暂停信用卡申请通道,待我行系统顺利升级完成,我行将会重新开启对外申请渠道。”

  谈到信用卡审批风控问题,该行方面称,其信用卡业务的风控模型、审批模型均是由该行自主研发建设完成,当前所有进件均采用“先过模型再过人工审批”的方式进行,具体审核条件涉及行内具体工作机制,不便细述。该行方面亦表示:“我行信用卡业务的定位主要为行内‘存量’零售客户、存款、理财、代发工资等客户提供更便利的服务,以增强客户黏度、满意度及忠诚度,因此当前我行并没有计划对外扩大发卡范围。”

  某城商行信用卡中心人士向记者透露,除了一些大行,很多银行的信用卡审核系统都是外包的,自建系统对银行的技术能力和维护成本要求较高。

  记者采访中了解到,考虑到疫情防控常态化的趋势,不少银行在信用卡发展策略方面进一步趋向保守。前述某城商行信用卡中心人士向记者透露,2020年,多家银行信用卡业务收缩,主要体现在下调审批额度、定期风控调整额度以及贷后端口前移,一旦发现逾期就立即打电话。

  “不过,从我了解到的行业情况来看,大多数银行信用卡不良率控制得较好;而那些不良率抬头严重的主要是风格激进的银行,很可能是消费贷业务或者共债客户出现问题。”前述某国有银行信用卡人士表示

  根据人民银行发布的《2020年第三季度支付体系运行总体情况》显示,信用卡和借贷合一卡在用发卡数量共计7.66亿张,环比增长1.29%。全国人均持有银行卡6.28张,其中,人均持有信用卡和借贷合一卡0.55张。截至2020年第三季度,我国信用卡逾期金额已超过906亿元,同比增长了6.13%。

  信用卡研究人士董峥指出,中小银行受到区域限制,难以对信用卡业务进行规模化经营,信用卡业务从开发、市场、营销的成本难以分摊,加上专业人才较为匮乏,也会导致创新能力不足,都很容易导致信用卡业务发展能力和产品创新的积极性难以提升。不可否认,中小银行面临种种不利的市场因素,一定程度上制约着信用卡业务的开展。

  董峥进一步向记者分析,不同于全国性商业银行,其城市经济规模分布层次搭配得当,信用卡发卡人群可选范围广,信用卡风险通过分散式经营得到平衡,可以控制与平衡风险;中小银行只能在某一个或几个城市经营,经济条件可选择范围不大,由于中小城市的经济结构、企业规模都相对较小,信用卡业务则面临着目标客户群过于狭窄的问题;持卡用户如果外出到其他城市工作,针对这类用户发卡,会提高风险控制管理成本,难以分散经营风险。

  “很多城商行没有独立信用卡中心,而是设在零贷部,也不具备成熟的风控能力。”某头部消费金融公司人士表示,从目前来看,消金市场的参与者都在下沉市场,在此背景下,城商行可以丰富自己的产品体系和综合服务能力,加大对本地客户的服务深度。

  在风险识别方面,北京看懂研究院特约研究员金天补充道,中小银行开展信用卡业务可与互联网和数字科技公司合作,优选用户消费真实场景,筛除高风险、低价值用户,实现风险定价、动态调额,及时识别风险,多渠道处置不良资产。

  谈及商业银行的信用卡风控能力建设,《中国信用卡消费金融报告》指出,信用卡风险控制应当贯穿发卡前、发卡后、放贷、提额等多个时期。在发卡前,银行要对客户充分调查,特别是对信用卡申请人在非银行借贷机构的借贷情况有充分的摸底,降低互联网“现金贷”带来的共债风险。在发卡后也要及时对客户的信贷情况进行跟进和监控,对存在绑定银行信用卡的借贷行为要尤为警惕,在必要时可以采取封卡降额等措施隔离风险。

  除《中国经营报》署名文章外,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,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。

  未经本网授权,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、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,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。